之前網路流傳一篇孔夫子出土的遺言,不管它是不是真的,都不得不說:這世界其實沒有聖人,只有騙人的帝王統治術。為了反核四可以犧牲性命,但林義雄先生真的是支持者眼中的聖人嗎?

 

這其實一點都不重要,我們需要聖人幹嘛?當下跟未來的台灣,需要的是勇氣、智慧,與對價值的堅持。未來都快被老官跟富商拿光、賣光了,大家還看不透假聖人、假偶像、假道學、假清廉嗎?不要再笨了,年輕人展開你們的革命吧。

 

甚麼是聖人?聖人是指被大眾認為具有特別美德和神聖的人。在中國,古代聖明的君主帝王,及後世道德高尚、儒學造詣高深者,稱聖人。有的宗教通過一定的儀式加封聖人,也有直接被大眾尊奉的聖人。

 

中國最典型的聖人應該算是孔子了吧。孔子在世時被譽為「天縱之聖」、「天之木鐸」,他自述十有五志於學、三十而立、四十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、六十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踰矩。他嚴格遵守禮數,學能兼備,為當世最偉大之教育家。我也很喜歡他說的一些話,常在演講或教學中引用,但終其一身他成就了甚麼?他的弟子又成就了甚麼?他自己都說「吾知其不可而為之」,周遊列國,最終一事無成。五十知天命?別笨了!食古不化,連人性都搞不清楚,知甚麼天命啊!禁娼、禁酒在人類歷史中怎樣都不會成功;理想最崇高的共產主義,最終不是輕易就敗給了人性的自私與貪婪嗎?

 

不管孔子那篇叫學生成王、封侯,或者做巨賈、大盜,都勝過當聖人的遺言是真是假,說句老實話,孔夫子雖然偉大,但在歷史上被授予如此崇高的地位,令後人無法撼動或挑戰,甚至連子孫也深受庇蔭,絕大多數無非都是政治的陰謀罷了。而之所以如此,最最重要的莫過於孔子說了「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」。這八字真言超級好用,造就一頂莫大的帽子,壓的後生晚輩喘不過氣來,非得乖乖聽命不可,而這也正是今天台灣動盪的根源。

 


台灣所有的黑金勾結、價值混淆、司法紊亂、黨國不分,不就是靠著「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」蒙混過關嗎?當領導者要求的是民、子,想要的是牧民如御子,這個社會其實就失去了民智與民主。

 

台灣真正的民主之後,最早是一位阿伯,他放任黑金勢力橫行,只求政治穩定;政黨輪替之後的新總統,既管不住老婆的貪婪,也控制不住自己跳樑小丑般的言行。就像那篇遺言中提到的「武王人皆譽之,紂王人皆謗之。實無異也。」為什麼無異?周武王跟殷紂王一樣,都是將人民視為私產,把律法做為工具。

 

台灣現在最大的災難不就是有位屢屢踐踏法律精神跟程序正義,卻飽讀詩書、自以為是的明君嗎?一開始像周武王,萬民支持,最後卻弄得像殷紂王,只能步步敗退,嚴守皇城。還不是只有自我感覺超好的明君,明君身邊還有許許多多斯文秀氣、香車美人,甚至自比皓月的忠臣。社會更不乏狠心虐待子女、把八歲女兒餓死,或充當誘餌騙財的父母,也有一堆賺營養午餐回扣還喊歷史共業的校長。一缸子聖君、賢臣、教育家、父母,藉著孔聖人之名、孔聖人之言,要求子民愚忠愚孝,相信他們的「善意」,不得反抗。

 

其中牽涉兩個很大的問題 – 執法的選擇性,話語權以及詮釋權的霸佔謀奪,讓民主政治兩大支柱,司法與媒體,大潰堤。

 

先提媒體吧。媒體是所謂的無冕王,換句話說,在現代社會,尤其是有自由選舉的國家,即使用政府或法律的力量,也很難管制媒體的言論。媒體當然有它自己本身的問題,很多歐美國家也是,不只是台灣。但是,當台灣放任財團購併媒體、政府本身喪失價值跟信用,並過多的利用媒體時,整個無冕王更加失控,形成另一種專制反動、腐化社會的力量。

 

孔夫子講:「剛毅、木訥,近仁」、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」,可是媒體不愛林義雄先生的剛毅木訥啊。他們雖然應該也不愛白先生,或糖先生的巧言令色,但有收視率啊。會轉彎的白海豚、總統是媽祖、跟著顏先生背後扛神轎,甚至是「有人愛死就讓他死」,畫面、版面都好過剛毅木訥講道理。

 

跟做人一樣,媒體也應該誠實負責,其社會責任甚至要更重大。但是立法院受損,需要一億元修復是誰說的?沒有出處,不推理求證也就算了,根本是無的放矢,這可以算造謠吧?黨政高層放話不但成了慣例、連原本要求具名的報紙論壇,都可以接受化名投稿,誰出來負過責?龍太后怎麼不告那位說是她撰文投稿的先生呢?報紙有努力追蹤求證過嗎?

 

報紙當然可以有立場,但不能缺乏實事求是、盡職負責的精神。要嘛沒智慧笨到破表,要嘛被人利用愚蠢到家,更壞的是與人同流合汙欺騙讀者。簡單說,媒體該被嚴格檢討,但誰來做?台灣人有這樣的智慧抵制壞媒體嗎?還是只有當物化女性到無恥的地步,才會引發眾怒。

 


偉大的媒體是帶領社會向前的力量,他們有比人民更多的武器,更專業的知識,理當更有勇氣、智慧,與對價值的堅持。但他們比較喜歡八卦、風水、算命,怪力亂神還喜歡造神。要革命,絕不能忘了媒體。開一個改革媒體國是會議好了,但誰能來主持呢?

 

那台灣的司法呢?先不要說收賄跟恐龍的問題,假如你要說台灣司法獨立,尤其這幾年,沒有受到任何直接或間接從政治來的影響,我願意跟任何一位名嘴單挑辯論,甚至馬總統、白先生都行。孔夫子有言「鄉愿,德之賊也」,鄉愿意指外貌忠厚老實,討人喜歡,實際上卻不能或不願區分善惡是非,甚而同流合污藏汙納垢,似德非德,而又容易亂德。

 

當然對法官、檢察官,我們都不期待他們外貌忠厚老實,討人喜歡。實際上,只要他們不要臉太臭,打官腔,濫用權勢,欺壓百姓,我們就阿彌陀佛了。就舉林益世跟王金平兩案來說好了,當事人都是政界大頭,黨政高層。當然柯建銘跟王金平事涉司法關說,看似更加重要或敏感。但關說數億工程,影響國營企業的利益,浪費民脂民膏,被關說的中鋼高層就不用追究嗎?至少調職或記個過吧?再不濟也把關說過程的真相公諸於世嘛。

 

洪仲丘一案更是荒唐,軍法系統的問題眾人皆知,但既已被改變,就略過不提。判決結果,沈威志、何江忠、劉延俊、范佐憲、陳以人共同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,各處有期徒刑6月,徐信正處有期徒刑8月。其他禁閉室的士官則以業務過失致人於死,分別處有期徒刑5-6月,如易科罰金,以新台幣1000元折算1日。換句話說,6個月180天,180天只要18萬就解決,還是國家拿走,這算甚麼?

 

判決書中還說被告沈威志等6人均無前科,素行尚屬良好,兼衡被告沈威志等6人犯罪之動機與目的、犯後否認犯行之態度,以及個人參與情節之輕重,並造成之損害等一切情狀,量處本件之刑。明知一個人過胖,還是士官,完全不符合禁閉之處分,不知道可能被操死?只有「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」?虐人致死叫「業務過失致人於死」?罰18萬就可了事。這中間沒有串供、滅證、違造文書?沈威志等6人沒有「業務過失致人於死」?這是官官相護、政治力介入,還是人命不值錢啊?

 

不管是官官相護,或政治力介入,都是鄉愿,都是出賣司法,出賣同胞。司法官們不要忘記你們的工作不是依法執政而已,更不是知法玩法,出賣人情,雖然你們確實會這麼做。執行法律的最高意義在堅守人權價值,包括被害人與被告;維護社會正義與安全;更在服務付薪水給你們的人民百姓。假如你們只敢躲在法官法的保護傘下,沒有勇氣去堅守價值,沒有智慧維護正義,等著被革命吧。與其用十萬人去癱瘓捷運,一點意義都沒有,又不是捷運員工要求加薪;不如用一萬人去癱瘓法院幾個月,輕而易舉,還可以不犯法。

 

最後回到政治,藍綠領導人都缺乏勇氣、智慧,與對價值的堅持。孔夫子說:「君子喻於義,小人喻於利。」林義雄先生總是喻於義啊,但沒多少人想聽,直到他不吃東西,大家才開始緊張。有關服貿協議,馬總統一天到晚掛在嘴上利多於弊,但是到底利在哪啊?何時實質薪資可以每天加根雞腿啊?

 

國民黨的高官被要求多宣傳,但事關未來世代正義的年金呢?好像不是很久前就要給個交代嗎?邱毅不是去中油當董事嗎?之前信誓旦旦要為人民把關,後來怎麼都無聲無息啊?有啦!最近指花為蕉,著實露臉。這半年來,豬肉雞肉價格相繼飛漲,公平委員會呢?講薪水低是國恥,講勞工要多放假的人,現在都做了國民黨副主席,喔!還有一隻烏鴉呢!不好意思讓您排在後面。福氣啦!全國的勞工不用再鬱卒了,更不要擔心中年失業變成遊民。那萬一今年選舉結束了,一切都沒改變呢?

 

接著就是要講到前行政院院長、現任的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了,甚麼不選黨主席是不忍廝殺與傷害。其實在學運期間,當他拉起林佳龍先生的手喊凍蒜的那一刻,他就該請辭下台了。想想立法院內的學生擔心害怕、沒得好好休息,連新鮮空氣都沒有。場外學生睡在馬路上,餐風露宿,日曬雨淋。他應該是來喻於義的,但是他心中卻在想選舉,想台中要是贏了,搞不好2016他就能當上總統。此時林義雄先生卻可能靜靜地坐青島東路上,想著台灣年輕人的未來,以及反核的禁食計畫。

 

至於民進黨多年的國會總召,他私下有沒有喻於利是不知道,但以他愛打麻將的傳聞,以及口齒不清的程度,是要怎樣對人民喻於義呢?我相信一件事,美國人絕不會容忍國會議員一個月去一趟拉斯維加斯賭博,韓國議員和官員也不敢踏進任何一家本土的賭場,民進黨的價值在哪裡啊?當林飛帆、陳為廷、洪崇晏,蔡丁貴在反核遊行中,相繼被抬離的時候,請問蘇主席、蔡前主席,柯總召,你們人在哪裡啊?已經入睡了嗎?民進黨的勇氣在哪裡啊?

20140505-courage-e1399266298141  

請容我放肆的講,放眼當今政壇檯面上的領導者、媒體的主事者,哪一個有真正的勇氣、智慧,與對價值的堅持?年輕人的未來都快被拿光、賣光了。我們不要偶像、聖人,與虛偽,自認為還不老的都是年輕人,用社會運動、用網路網絡,用參與未來的選舉展開革命吧。

 

作者:黃偉俐醫師

原文連結。

    青年佔領政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