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多年前,19歲的安娜‧呂爾曼當選德國國會議員,成為全球最年輕的國會議員;而台灣青年要到20歲,才能投票。一個23歲的年輕人,在法國可以參選總統,在台灣卻只能參選里長。就連日本,幾天前在眾院都通過《國民投票法》的修正案送交參議院,預計本屆國會會期結束前就可將投票年齡降至十八歲,屆時台灣也將成為亞洲投票年齡門檻最高的國家。作為覺醒的一代,我們不再只是默默地、無選擇地接受資訊的餵養;當憲法寫著「年滿二十三歲者,有依法被選舉之權」,我們都會想問,為什麼世界各國的參政門檻都趨近於18歲,我們卻還停留在23歲才能參選?

 

而且在此同時,我們可以看見,執政黨有系統地使用各種小手段,來降低人民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,意圖營造「怎麼做都沒有用」的失敗主義,來鞏固他的統治。我們可以看見,當青年批判國會失能,想進一步落實公民權來促進國會的新陳代謝,執政黨的回應是叫陣,同時把「反割闌尾條款」優先列入議程,企圖修高提罷免的技術門檻,甚至不惜動用黨紀;我們可以看見,這個政府面對人民的批判,不想反省,只想反擊。

 

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更進一步,推動青年佔領政治;恰如《獨裁者的進化》一書所述,台灣有投票過程、看似民主,本質上卻讓人民對公共政策毫無決定能力。是時候該讓世襲政治的文化被破除,讓台灣人從金權的政治體系中獨立出來,而青年參政不只是一種世代正義的體現,更是翻轉台灣政治的起點。

 

我們要把這個政治結構的根給拔除,讓台灣在新一波民主化中真的從草根中長出來,是時候我們該佔領台灣的政治,從基層開始,去瓦解這個政權的正當性。當然,我們也很清楚青年本身的社會資源匱乏,正因為如此更需要組織起來,有系統的修正失靈的基層權力機器。黑暗總會過去,要從根翻轉台灣,就從青年佔領政治開始!

 

作者:臺中市青少年市政諮詢委員、「青年佔領政治」共同發起人 冼義哲

原文連結自由時報版。

原文連結部落格詳盡版。

    青年佔領政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